中国需要拥抱通用航空

克强总理您好,

您10月8日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向地方政府全部或部分下放通用机场审批权时,我在第一时间以英文方式在国际航空杂志上报导与国际航空业界分享。继而在看到11月27日您参观人居科学研究展时询问有关“胡焕庸线”怎么破的报道,促使我决定给您写信通报上述两件事的相互效应以便作为施政的参考, 因为这两件事是有共振的因果关系。

通用航空机场审批下放是发展通用航空产业所需的最后一个元素。在低空空域的解禁,飞行器的取得,航图与导航技术的普及,机场基础建设的网络化下通用航空将获得最大的发展。这个改革开放30年来唯一没有着墨的产业将在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与永续经营的硬仗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与功能。

通用航空其特殊的性能与表现在应急救援行动中扮演关键性的角色,中国的快速经济发展无法规避大规模人为和自然灾难的发生,通用航空就成为展现国家综合实力因应灾难救援的手段与机会。同时间通用航空的简易性与低成本又是解决城乡差距,突破“胡焕庸线”的唯一利器。 鉴于国家无法发展传统交通手段普遍解决偏远地区的交通问题,当人,事,物无法畅通交流时,繁荣与富庶就无法到来。所以发展通用航空是解决目前国家城乡差距,发展西部,改善环境,稳定社会的重要工具与手段。

美国是世界上通用航空发展最完整与全面的国家,具有完善的法规与管理手段,促成了全美国包括不毛之地阿拉斯加 (State of Alaska) 的富足与繁荣。阿拉斯加原本在俄国人手上时由于冰天雪地无法建设交通而成为无人居住的塞外之地,但后来美国利用通用航空让6,000个没有道路连接的社区与外界有了联系。人,事与物的流通让阿拉斯加成为一个能源,物产,观光等都极其丰富的地方,在美国的整体经济与发展中扮演了不可磨灭的角色。

通用航空配合通勤航空,支线航空和干线枢纽航空构成了完整的航空体系是整体航空的神经末梢,顾名思义它是属于偏远地区,经济不旺盛地带的交通手段。由于通用航空的低成本,低门槛,全国可以立即全面开展为国家经济的持续发展与永续经营做出贡献。

但一谈到新的产业,我们就立即想到要论证,要立法,要政策。持续不断发生的人为与自然灾难已经验证了中国不能再延宕,立即需要建设通用航空。严重的环保威胁更验证了通用航空的工具与立体手段是监视与鉴察污染事件的绝佳方法。立法方面我们由中国商业运输航空自1979年改革开放到2008年成为世界第二大航空国的成果中看到使用并借鉴国际完善且有效的法规法令不失是个成功的案例,通用航空引进国际成熟的管理模式是垂手可得的。

由于中国的低空空域在误解的认知下一直由空军来支配与掌控,这个珍贵的空域资源可以在中国寻找持续经济成长的道路上提供无限的解决方案,同时在产业升级,减少城乡差距,强化运输航空和增强空防实力上发挥巨大的影响。

目前通用航空裹足不前的原因多半与担心“一开就乱”有关系,担心没有法规,担心没有管理手段, 其实这是不存在且没有必要的。 当可负担能力越来越强时,能买飞机和从事通用航空的人越来越多后开放通用航空将更加困难与无法管理,所以等待只有让中国付出代价而不能善加利用这个有100年发展历史且每年在美国有1500亿美元直接与间接产值的产业。

美国的通用航空是在体验飞行与实验飞行的基础上逐步发展而成,我们只要沿袭经过证实是安全可靠的路径与步骤就可以利用现在已经有的1,000米高20公里直径范围的实验空域,发展体验飞行和实验飞行相关的本场飞行活动。本场飞行活动安全性高,容易管理,可负担且容易大众化。本场的体验飞行和实验飞行可以为通用航空培养大量对航空有兴趣的个人与企业,提供大量商业运营机会与利润。这些对航空有兴趣,有认知,想在航空领域里发展与运营的个人与企业就是支撑本场飞行后续转场飞行的保障与客户源。本场飞行管理容易,手段简单,可以造就大量航空管理,空管服务,地面支持,飞行与运营等人才为后续的转场越野飞行提供有效安全的保障。体验飞行与实验飞行更是美国开展航空教育STEM的基石,航空科技涵盖科学(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四大领域,正是我们转变教学模式活化教学材料的良机,大量透过体验飞行和实验飞行的年轻人在飞的高看得远的激励下其思维模式与创新的气魄将给未来的中国带来更多的人才与概念。试想我们在建设商业运输航空的30年过程中未曾以牺牲通用航空为代价,我们目前应该拥有多少优秀的通用航空人才,对中国的通用航空建设有多大的助益?

转场飞行的实现就是人,事,物流通的方法与手段,当知识,技术,管理,资金,物流透过通用航空可以在城市与乡村的两端流动时,乡村也可以获得与城市相同或类似的服务与资源,在城市工作就业开办商业成立工厂就不再是唯一的选项,人口就不需要向城市集中流动,促使更多有技术能力有财务实力的人转往郊区发展,快速的减少城乡的差距。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无法将高速公路与高速铁路架设到全国的每个角落,但通用航空有句名言就是“一公里高速公路那里也去不了,但一公里的跑道却可以让你飞到世界的任何角落”。

为了避免进一步的延缓通用航空的开展,国家必须首先去除“空难事故首长必须下台”的固有观念,让有航空经验与理念的管理人员能最大幅度的参与和执行,没有悬念和忧虑。中国快速的发展高速公路,累计交通事故伤亡人员不计其数,交通部门负责人也未曾需要负担任何行政责任。所以若要发展这个改革开放以来唯一没有开发的产业我们一定要让主管机关不用为意外事故担当罚则,除非是没有作为或营私舞弊。

16年来我在中国推动通用航空的科普与建设工作,很高兴的看到各地方政府积极的关注通用航空的发展, 但由于传统固有计划经济的思维与由上而下的运营模式让很多通用航空项目沦为土地开发的结果。综观目前的发展趋势许多国营与私人企业也如同房地产开发初期一般如潮水似的涌入通用航空产业,这又将造成另外一拨“一开就乱,一收就死”的窘境,以及又一次重蹈2004年中央政府一口气删掉4813个开发区的覆辙。快速有效安全的全面开展通用航空体验与实验飞行就是避免财团利用航空名义囤积土地的最好方法与手段。

在10月8日通用航空机场审批权下放的诱因下,成百上千的县级市将有意借重通用航空这最后的产业来发展地方经济,并获取土地作为将来储备之用,所以如何能够支撑这些大量将要成立的机场生存下去就成为一个严肃的问题。体验飞行与实验飞行可以在全国快速发展培养大量自费体验,学习,参与的民众,这些消费者就是飞行俱乐部,飞行学校,飞行器销售维修的最佳消费群,也是不久将来通用航空运营,管理,维修等的人才来源。这个由下而上的发展模式除了提供盘活机场的财政来源更是建设产业的磐石,再配以政府自上而下的推广与辅助,通用航空将可以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城乡差距缩小,产业升级,强化空防等的一石数鸟的良策与契机。

通用航不是什么新鲜的事,而是该做的事。通用航空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事。通用航空不是个人的事,而是大众的事。因为它将影响你我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环境品质和将来发展和生存空间。

当“胡焕庸线”以西广大的地域能像蛮荒之地阿拉斯加一样享受通用航空带来的便利和利益,人,事和物都能顺畅的在线的两端往来流动,“胡焕庸线”很快就会成为历史名词。

希望我的解说能回答您“胡焕庸线”如何破的疑问。

赵嘉国

2014年12月1日于旧金山

版权所有 © 2012 北京世兴环亚贸易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05049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