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公务航空为“一带一路”国家政策提供成功的支撑与保证

赵嘉国

“一带一路”政策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宏大的规划和理想,牵涉60到80个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经济,是世界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契机及中国发展转型的关键节点。

当市场(商业战场)扩大到全球和全世界人们都发生关系时,任何优秀的战略规划人员都会想到一旦战线拉长,后勤补给就要加强加速以便所有战略战术都能按规划的执行与发生。说到后勤就联想到交通和物流,“人”“事”“物”的流动和有效到达。如果这些基本的准备事宜没有到位,任何的上述政策推广只是一个期望和理想,与达成任务目标尚有很远的距离和挑战。

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航空国虽然拥有600多个商业机场提供全天候固定航班,任何尖峰时段里都有5000多架商业航班飞机在天上飞行由出发点飞往目的地。这个大於中国现有规模一倍以上的商业航空网路仍然无法阻止美国公务航空的快速发展与茁壮,在许多企业机构里每天默默地服务着。

美国共有15,000架公务航空飞机飞行在美国5,000个公共使用的机场,为政府机构,大学,非营利慈善单位和各类商业公司提供服务,其中仅有3%的飞机属于500强公司所拥有和使用。

由于公务航空的便利与普及,许多商业投资经营者可以在二级以下城市经营各种类型的商业和生产制造活动,对于美国整体经济平均发展和城乡差距的减少有着莫大的贡献。同时便利的公务航空让买家和卖家都能在乡村和城市间穿梭从事商业活动,产品与技术也能快速流通,技术人员与关键部件更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决定性的功能。

公务航空并非传统认知里的高端豪华喷气飞机,公务航空是指使用飞行器进行公务或商务活动的航空行为,这里包括了使用喷气式飞机到可负担的单发动机螺旋桨飞机在内的所有通用航空飞机。有些企业与机构由于业务的关系和营运的需求,他们使用大型巨无霸飞行器来满足他们的环球飞行需要,有些单位与个人则使用容易取得和维护的小型飞行器做短距离的公务飞行。不论是高端大型飞机或经济实用的两人座飞机,只要是用于公务和商业的原因与用途都是属于公务航空的范畴与领域, 并不是国内一般人认知的“高大上”“炫富”“高消费”等行为。

公务航空有数不清的优点与用途,但最值得提及的是美国医疗界近来的变化。美国是一个保险制度完善与普及的国家,航空用于医疗救援是稀松平常的事。病员伤患被航空器快速接送至医疗处所或专业医院医治,大大的提高了医疗的成果和降低伤亡的比率。由于医疗专业分工越来越精细越专精,目前美国许多医疗教学机构与医院使用公务飞行器将医生送往需要的外地医院,让许多偏远地区和无法移动的病患能得到所需要的医疗服务并得以康复。这是人类使用工具的具体实践,在非常情况下使用非常手段来完成永无止境的挑战与需求。

“一带一路”政策按照国家的解释是为国营与民营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向海外走出去。在这涵盖全球绝大部分面积的市场上要将最好最优秀的人才,技术,产品向世界推销,展现与交付需要最佳的后勤准备。优秀的销售,管理,设计,制造人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是属于少数而且稀缺的, 就像优秀的企业管理精英,不是每个员工都能扮演的角色。用少数优秀人才来完成全球部署,迎战世界级商业与政治对手,除了智慧外,时间与体力就是最大的障碍和挑战。

不论是国营企业或是私有企业,每一次成功的海外战役就代表国内的单位与机构要更上一层楼的研究设计,生产制造以满足或支撑海外的拓展需求和永续经营的盈利目标。如何让有限的时间来迎接无限的挑战,公务航空可以提供目前商业航空无法满足的交通需要与时间压力,让优秀的各类人才在满足商业交流需要的同时又能兼顾休息与准备。快速,舒适,私密的公务航空可以让重要人员在国内,国际,短距离跳跃飞行或跨越大洋的长途飞行里保持最佳状态和最好的准备,迎战每一个机会与挑战。

我们知道在国内的政治环境里,当管理国营企业的领导尚在地上坐车的时候,被管理的国营企业领导在天上坐公务机是一个政治不正确的话题和思维,这也许就是为何中国的大型企业纷纷踏入世界500强的当时,中国的公务航空仍然还停留在看航展对公务机品头论足的地步,而不是像世界先进工业国家一样使用公务航空飞行器让每个公司企业追逐最好的管理,最佳的盈利,最大的占据市场,成为行业的引领与表率,成为世界家喻户晓的品牌与商标。

冲压机, 建筑工业的挖掘机和推土机,摩天楼的高速电梯和智慧控制系统时,我们就能理解高投入就是高产出的能力与保证。我们非常了解当年汽车还是非常稀缺的时候,购买与使用汽车都是让人羡慕的事,更有许多人购买汽车只是要装门面摆阔气。 但现在看来购买汽车就是添加一个交通工具让出行更加便利,舒适与安全。因为现在的生存环境由于持续的经济发展,城市结构的变化,人们需要走的更远去寻找生存发展的机会和空间,汽车已经成为必备的工具。所以“一带一路”也是这个背景下走出去求发展求生存的国家级思维与政策,当市场已经由中国版图扩大到世界各角落,那汽车的概念就需要复制到公务飞行器的理念与解决方案上。

我们不是鼓励大家都购买公务航空飞行器,这当然是要按照需求,负担能力与回报估算来决定。我们鼓励的是使用公务航空作为工作的工具为企业谋取更大的发展与获利空间。这包括购买,租赁,租用或按需要购买服务等各种形式,让公务航空能在中国快速发展中扮演应有的角色与功能。

公务航空的蓬勃发展并不是只有国营或私营企业获得利益,全国老百姓和政府都能获得极大的利益。国际社会普遍的认同政府机构在必要时使用公务航空提高效率或处理应急救援事务,尤其是牵涉到海外的境外事务。当恐怖袭击事件成为某些集团骚扰世界秩序的工具时,事件的谈判,人员的撤离都需要快速反应的运输能力,而公务航空正是这个挑战下的重要选择与能力。在当今中国涉外人员数量超过历史所有高峰时,涉外的应急救援问题就不得不成为一个考量。要与时间距离赛跑,要能快速,有效,安全,私密的在世界各地奔波穿梭,公务航空是唯一的选项。

同时,在公务航空蓬勃发展的互动下,全国各地通用航空机场将得到维持运营与生存的业务服务机会与收益。这些通用航空机场将为当地带来更多的商业与投资机会,税收与土地增值将加速建设步伐与规模,对城乡差异的减小有莫大的助益,在人口与工商业的分布上更加平均和合理。很快的,透过通用航空机场的普及和公务航空的便利让“具有城市功能与便利的乡村” 这个均富的安身立命环境成为可能,成为百姓安居乐业的首选。

让我们期望“一带一路”宏伟规划的实践,更盼望中国公务航空的普及和成长为“一带一路”的成功提供支撑与保证。

版权所有 © 2012 北京世兴环亚贸易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05049402号